推广 热搜: 主城  重庆  时间  大巴车  车祸  购票  重庆3  三对口    巫山 

常州外国语中学家长:自行检测屡无果 校长回短信称无愧于心

   日期:2016-04-1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徐晓阳    浏览:9704    评论:0    
分享到:
核心提示:常州外国语学校。在常州,常州外国语学校(简称常外)是诸多家长与学生梦寐以求的学校,如今却有许多人想逃离。2015年9月,常外220
 

常州外国语学校。在常州,常州外国语学校(简称常外)是诸多家长与学生梦寐以求的学校,如今却有许多人想逃离。

2015年9月,常外2200多名学生搬迁到位于常州新北区的新校区后,陆续有人出现了严重的咽喉炎、鼻窦炎、中耳炎、哮喘等病症,有2名学生陆续被查出患上淋巴癌。

截至3月1日,据家长不完全统计,七年级体检异常人数为289人,占体检人数79%;八年级不完全统计体检异常人数为159人,占体检人数72.9%,症状集中于甲状腺结节、钙化,淋巴结肿大,白细胞数过低等。

家长们的怀疑直指学校北侧一块占地26.2公顷的化工厂废弃地(又称常隆地块),这块相当于36个足球场的“毒地”与常外仅一路之隔。有家长称,2015年下半年,在常外门口常能闻到刺鼻气味。

一场关于学校是否搬迁的“拉锯战”随后在家长与学校间打响。

面对家长提出的暂时搬迁要求,校方出具检测报告后称,常外周围的空气、土壤检测各项指标均合格,拒绝搬迁。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从家长处了解,目前已有约50名学生转学,其余学生则已复课,部分不愿离校的学生家长,一边“忍痛”送孩子上学,一边继续“抗争”。其中,家长众筹自行检测的要求曾屡次受阻。

3月24日,在央视记者帮助下,常外七八年级1291名家长众筹了546900元,请上海实朴检测公司至学校检测,在空气中查出多种污染物,有专家称与常隆地块污染物成分吻合。

“我们现在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家长蒋伟(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明知学校对面有毒,还得把孩子送过去”。

学生们的反常病症

2015年9月,常州最有名的初中之一——常州外国语学校搬迁至常州新北区常隆地块对面,2200名学生随着一起搬迁。

此后,许多学生身体出现了异常。

2015年9月,常外家长周琳(化名)发现自家孩子反复出现犯恶心、流鼻血等症状。

2016年1月4日,另一名家长李莉(化名)孩子出现头晕、嗜睡、呕吐、无力等症状,行走需要人帮扶。

常外一些家长交流后发现,陆续有学生出现面部红肿、头晕、嗜睡、呕吐、咽喉肿痛等现象,还有人犯了严重的鼻窦炎、中耳炎、哮喘等病症。

2016年年初,一些家长陆续带孩子赴医院体检,发现情况远比想象严重。

周琳儿子1月初的检测结果显示,甲状腺和淋巴有多个结节,最大的甲状腺结节为0.3×0.2cm,最大的淋巴结为2.2×0.9cm。

2月14日,七年级学生家长郑媛(化名)带女儿在常州中医院体检,报告显示其女儿颈部右边的淋巴结直径达2.4cm。至今每天女儿回家,她都要摸摸其颈部,看肿块是否变大。

今年春节初六,蒋伟带儿子去附近城市的医院进行了第二次体检。医生告诉他,孩子白细胞偏低,不排除与学校对面的废弃地有关,“而且可能性很大”。

医生给小蒋配了一种名为“利血升”的药,早晚各服用两次,整个寒假没有断过。蒋伟说,儿子在寒假有了很大的好转,停课一周后,头皮痒、恶心等症状立马没了。据家长不完全统计,常外七八年级有600多名学生自行体检,76.9%的孩子身体出现异常。“我们敢一份份附上验血单子和病历,每一份都有据可查。”郑媛说。

在常外搬入新校址后,还有两名学生被传患癌。

家长钱颖(化名)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家孩子于2015年9月出现症状,10月确诊为淋巴癌,此前体检从未出现过任何异常。另一名家长则在电话中情绪激动:“孩子的情况严不严重只有我自己知道,小孩的情况很不稳定。”

不过,这两名声称孩子患癌的家长也都表示,患癌成因复杂,无法确定原因,如今只想给孩子安心治病,不想掺和到学校与家长的矛盾中。

在学生患病的比例上,官方说法与家长统计有较大出入。4月18日,常州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回应澎湃新闻称,全市8家医院共接诊常外学生就诊及体检597人,检查结果正常的464人,部分检查指标异常133人。常州新北区一名相关人士还表示,他们目前没有发现有学生白血病病例,仅有一例淋巴癌,但该学生是在学校搬迁至新校区之前,于2015年确诊的,“事前两个月出现症状”。

如此多的身体异常,究竟是否与常隆地块的污染有关?澎湃新闻记者将部分常外学生的病历拿给上海多家医院多位医生查看,其中多数医生表示,甲状腺与淋巴肿大成因复杂,无法简单归因。但上海瑞金医院一位儿科医生表示,常外学生的发病率确实有点反常。

部分常外学生体检报告。“毒地”到底有多毒?

家长们口中的“毒地”,是指位于常外附近的常州市新北区常隆地块,曾是三家化工厂的厂址。

常州新北区环保局告诉澎湃新闻,2011年,这3家化工企业先后搬离,场地被全部平整,准备用于商业开发。然而遗留化学废弃物拖慢了政府建设的脚步。

新北区环保局表示,2014年3月,常隆地块土壤修复一期工程正式实施。次年9月,就在一期修复工程进行期间,常外搬迁至该地块对面,直线距离不到50米。

多名家长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2015年圣诞节前后正好是“毒地”翻土修复最为剧烈的时候,校内常能闻到刺激性气味,许多学生也是在此时身体异常症状表现明显。有家长透露,在事发早期,学校有教师也加入了抗议,“有老师犯恶心,生理期也不稳定”。

常外新校不适宜搬至常隆杜地块对面,其实环评报告早有提示。

常外官网曾公布一份环评报告,称常外新校北侧常隆地块已经受到污染,存在人体健康风险和生态风险,故“本项目地块严禁开发和利用地下水资源,同时常隆地块开展修复后,会产生一定的空气污染,如果学校在常隆地块修复验收完成前投入使用,必须注意修复产生的污染对在校师生的影响”。

但常外恰恰就于常隆地块的修复期间,匆匆进行了搬迁。李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常外从选址、规划搬迁、新校修建到全体搬迁共用时不到三年。去年9月孩子入学时,新校还未完全建好,绿化和操场都未修建。

为何急于搬到新址?对此新北区教育局的解释是,学校原址存在较大安全隐患,为满足2018年到来的中学入学高峰,也为了人口进一步向常州高新区、产业区集聚,常外的搬迁可为新北区提供更为丰富的教育资源,也能大大提升北部新城教育的总体水平。

新北区教育局于4月7日告诉澎湃新闻,常外校园环境在建校时检测是合格的,学校搬迁时的检测也是合格的。

“搬迁拉锯战”

据常外部分家长代表告诉澎湃新闻,从2015年12月底至今,常外一些焦急的家长四次提出,希望常外在“毒地”修复期间,先搬离一年作为缓冲,曾有教师也参与其中,但未得到回应。

其后有关部门与校方出具了多份报告,来证明无毒。

1月10日,因为多名家长投诉,常外校方做出了停课停考的决定,要求孩子们回家等待复课通知。

1月15日,当地教育主管部门、环保部门和学校、家长达成共识,待常隆地块修复工程完成后,同意以“学校主导、家长参与”的原则,对学校内环境进行检测。根据结果再决定是搬迁或复课。

1月16日,常州市教育局官网刊登《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政府告家长书》,其中称常隆地块在修复过程中散发出异味,给周边学校师生的教学、学习带来一定的影响,为此表示歉意。告家长书同时称,学校周边空气质量的各项指标均符合国家标准。没有发现常州外国语学校学生体检情况有明显异常。

到了2月21日,家长突然收到复课短信,紧接着两天后,校方在官网单方挂出一份由澳实分析检测(上海)有限公司出具的报告,宣布检测合格。

在新北区教育局给澎湃新闻的回复中可见,之后政府进行过多次多方位检测,每次的结果都为合格。不过在澎湃新闻采访的家长中,没有一人表示参与过上述检测。

在学校拒绝搬离、坚持复课下,一部分学生选择了转学,家长代表戴女士告诉澎湃新闻,据其所知,截至目前转学学生已有约50人。不过常州市政府新闻办18日对澎湃新闻称,目前全校应到校的2451名学生中,除1人事假、4人病假、5人正在办理转学手续,其余学生全部到校。

除了转学,一部分仍想让孩子继续在常外读书的家长开始要求自行找检测公司入校,遇到重重阻力。

家长代表告诉澎湃新闻,对于家长联系的多家检测公司,学校要求必须先由校方进行资质鉴定,同时只同意他们去校方指定的3个采样点采样,每个采样点只能挖0.5m。不过,每次学校与检测公司联系后,公司便以各种理由推掉委托。

双方矛盾曾于3月1日爆发。当日,家长与校方相约会谈,递交641份学生的体检统计表。然而,家长代表戴女士称,当天下午2点左右,校长曹慧以开会为由,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中直至次日凌晨1点,然后在数十名安保人员的保护下离开。

直至3月24日,在央视记者的帮助下,上海实朴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才得以进入学校,对常外的地下水、土壤和空气进行了检测。戴女士告诉澎湃新闻,从那天起至今,一直有各班家长志愿报名24小时轮值看护检测取样。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相比澳实公司的7页检测报告,实朴公司的报告共有118页,显示学校的教室、宿舍、图书馆等处都测出了丙酮、苯、甲苯、乙苯、二氯甲烷等污染物质,央视新闻采访的专家认为,这与常隆地块的污染物质相吻合。

而常州市政府给澎湃新闻的回应是:澳实与实朴两家公司对校园室内空气、土壤、地下水进行检测,检测结果均达标。

4月17日,在央视新闻报道常外事件后,戴女士给曹慧发去了短信:“曹校长,关于今天央视所播,我要个说法,先前只有学校发来一条一条短信,今天呢?我该相信谁?孩子不是小白鼠,你也是母亲!”

曹慧的回答是:“媒体并非真理,我们无愧于心”。

覆土修复的隐患

事实上,除了出具“无毒无害”报告,新北区政府也做过补救。新北区环保局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2016年起,常隆地块原定的原定的商业广场用途也被改成了生态休闲公园,修复方案紧急由土壤开挖变成了覆土修复。

修复从1月20日开始,范围包括原三家化工企业常隆、华达、常宇原厂址,并于2月15日通过验收,专家组的结论是:工程已达到预期环保治理效果,空气质量检测完全达标。

常外一名家长对此不认同:“覆土法相当于把炸弹埋在了废土里。”

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所长陈能场教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采用覆土覆膜修复控制效果只是暂时的。他认为,农药厂、化工厂污染的土壤中有机毒物种类很多,其中一些具有土壤吸附性,一些具有水溶性,且有一些农药很容易挥发,如果没有治理好,会对周边居民的身体健康有很大影响。因此,最合适的并非覆土法,而是热脱附。

同时,有常外家长质疑现有检测标准的落后,是否会存在确实有毒却查不出的状况?

陈能场表示,不仅中国存在一些有毒物质查不出的情况,美国的检测标准也不全面。但资深、负责的检测机构在实际操作中,都会考虑检测地块的特征污染物。如果特征污染物不在国家检测导则中,则要根据化工厂、农药厂加工贮藏的具体情况,把相关的特征污染物列入检测行列,进而评判这块土地对周围环境产生的影响。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付款方式  |  合作伙伴  |  使用协议  |  免责声明  |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会员升级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Google PageRank Checker 程序支持DESTOON 百度搜索重庆资讯网
网站备案 安全联盟 360网站安全检测 Valid C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