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免费发布信息

叙战五周年之际,俄罗斯撤军叙利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日期:2016-03-15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20971    评论:0    
核心提示:五年前的3月15日,叙利亚15名年轻学生在公共场所写下反政府标语,当局随即下令逮捕,抗议接而爆发,彼时呼吁进行政治改革的成千上
 五年前的3月15日,叙利亚15名年轻学生在公共场所写下反政府标语,当局随即下令逮捕,抗议接而爆发,彼时呼吁进行政治改革的成千上万叙利亚人并不知晓,这一场对峙冲突,仅仅只是之后漫长“劫难”的一个起头。

随着叙利亚内战爆发,区域强国介入,极端组织渗透,这一场裹挟了纷杂力量的混战,一度让人看不见尽头。

就在叙利亚战乱爆发5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于今年3月14日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从叙利亚撤军。

“交付给国防部及其军队的任务已经达成,所以我下令国防部长从明天开始,自叙利亚撤军。”普京表示。

自去年9月底起,应叙政府要求,俄罗斯加入叙利亚战场,对叙境内恐怖组织展开空袭。俄罗斯卫星网称,撤军将从3月15日开始。

突然撤出

5个半月,9000架战斗机,9000次空袭,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内战以来,无可辩驳地改变了战况,影响了地缘政治。

3月14日,当普京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几个月前,当俄罗斯进入叙利亚,尽管一切低调行进,但仍然有迹可循,有着清楚的架构逻辑;而这一次的突然撤出,没有人看到预先的信号,哪怕是那些与军方关系紧密的专家。

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当日表示,俄军自加入叙利亚战场,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展开空袭以来,共完成了逾9000次的空袭任务,消灭2000名恐怖分子,摧毁209个石油生产设施及大量石油运输设备。

但此前西方一直诟病俄罗斯以“打击恐怖组织”名义,暗助阿萨德政权,打压温和反对派,伤及叙利亚平民,俄加入空袭后,政府军取得了几场关键性的胜利,从反对派手中夺回了大片地区,改变了战场格局。

“在我看来,俄罗斯的决定并不突兀。”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所长、西亚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建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对俄罗斯而言,从一开始,进入叙利亚就并非一个长期性的规划,不像美国对其有长期战略目标,尽管宣布显得出人意料,但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他们只是选择一个时机宣布而已。”

在李伟建看来,俄罗斯进入叙利亚的基本目的已经达成,只要确保了俄在叙的利益不受损,俄就有理由找机会撤出。

对于这个“基本目的”,李伟建解释道,第一在于,目前,反对派对政府不再构成威胁。

“俄罗斯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进入叙利亚,但同时也在打击反对派。实际上,从美俄促成停火协议开始,俄罗斯已经就迫使反对派选队站边:接受停火的,坐下来谈;不接受停火的,直接轰炸。”李伟建分析道,“现在反对派的势力已经被大幅压缩。”

其次,普京称俄军完成了打击恐怖主义的任务,但IS的力量并未被完全消灭,仍然存在。只是在李伟建看来,IS面临的局面已经发生了变化。

“现在,IS已经成了过街老鼠,成为各方一致打击的目标,尽管势力尚存,但是目前他们主要在于自保,重在防御,在持续打压下,由集中向分散转移,部分势力可能会被迫流窜到其他国家,因此对叙政府的威胁实际上也降低了。”李伟建继续说道,“尽管从地图版面上看,IS占领了叙利亚大片地区,但很多地方实际上是沙漠,人烟稀少。”

最后,随着叙利亚和谈开启,李伟建认为,叙利亚正在从战场博弈转向政治谈判。

“军事行动的代价往往是高昂的,美俄实际上也都不愿意长期花费大量的财力与人力凝滞在叙利亚问题上。一直以来,从属于美国阵营的土耳其、沙特始终想要推翻巴沙尔政权,对于俄罗斯打击反对派的行为很不满,因此也放信称要派遣地面部队进入叙利亚。而这,会导致叙利亚局面陷入更难堪的混乱。俄罗斯选择此时撤军,也避免了这种挑刺与纷争,既表了姿态,也给和谈也助推了一把。”

尽管普京宣布从3月15日开始撤军,但对于什么时候完成撤军并未给出一个明确的截止日期。

“未来政治解决大趋势不可逆”

就在普京宣布撤军当日,叙利亚和平谈判在瑞士日内瓦重新开启,此前由于停火协议一直无法达成,和谈几次被迫中断。目前,叙利亚冲突各方已停火近两周时间。

“在目前的和平进程下,我认为我们有更高的机会成功落实化解叙利亚政治危机的方案。这次和谈亦比此前的更加重要,因为这次是我们触及关键议题的适当时机,即巴沙尔政权在叙利亚未来所扮演的角色。”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Staffan de Mistura)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

一直以来,巴沙尔政权的去留问题始终是和谈核心的分歧。反对派武装坚决要求巴沙尔政权下台,而叙利亚外长瓦利德·穆阿利姆(Walid al-Muallem)则强调,拒绝在和谈中讨论巴沙尔的去留问题。

“除非是叙利亚人民,否则任何人,包括德米斯图拉都无权谈论巴沙尔的去留。”穆阿利姆表示。他同时强调,叙政府过时不候,等待反对派代表团出席的时间不会超过24小时。

“和谈要想协调众多的利益,很关键的一点在于‘求同存异’、‘先易后难’。”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孙德刚认为,和谈应先搁置巴沙尔去留问题,而先解决停火问题,划定明确的“停火线”。

“对和谈而言,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美俄都同意通过协商解决,俄罗斯计划撤军,而欧盟也认定,难民的根源在于叙利亚,所以目前各方都乐见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达成和解。”但孙德刚同时也看到,目前,由于沙特、伊朗、土耳其力量的卷入,让叙利亚问题变得“代理人化”,“外部力量使叙利亚矛盾复杂化,这是一个零和博弈。因此短期内,和谈很难取得实质性进展,叙利亚谈判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孙德刚认为,如果冲突久拖不得以解决,谈判失败,所谓的“B计划”也会有发生的可能性。

这个“B计划”指的是,若各方谈崩,协议失效,叙利亚可能会被分成四个部分:第一片地区由巴沙尔政府控制,包括大马士革南部、霍姆斯、塔尔图斯,一直延伸到叙土边境。第二片地区由库尔德控制,包括阿勒颇东线。第三片是反对派控制的中部伊德利卜省。第四片预计为IS控制区。

“有人认为,在和谈以外仍然有可以化解危机的‘B计划’。但以我理解,唯一的‘B计划’,就是回到战场上打仗,那将是一次比之前更恶劣的战争。”德米斯图拉表示。

李伟建则认为,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未来叙利亚政治对话解决的大趋势不可逆,“巴沙尔·阿萨德去不去、留不留并非主要问题,只要能谈起来,就有很多折中的解决办法。”

“目前,美国想抽身把资源放到亚太,美俄都不想在此做过多投入。从去年达成和谈协议开始,大国之间其实已经有了停战的共识。所以包括土耳其当时击落俄罗斯的一架军机,美国也并没有对此大作文章。之前美国一心希望巴沙尔政权倒台,但是现在美国更表现出对地区势力平衡的考虑,因而开始解除对什叶派大国伊朗的制裁以期达成一种制衡。”

李伟建也提到,对于那些如土耳其、沙特等地区国家而言,它们目前更多地是处于一种“心理缓冲接受期”。

“尽管他们各自有小算盘,但归根到底,受到美国牵制。他们一心希望巴沙尔政权倒台,所以会有一个情绪反弹的缓冲期,需要一个适应性调整。这期间,他们也很可能会有所反复、‘耍性子’,但大的趋势不会变。”

对于目前和谈的核心分歧——巴沙尔·阿萨德去留问题,在李伟建看来,作为什叶派的巴沙尔政权,主要害怕“政治清算”,“这在伊拉克也发生过,下台则意味着清算,所有什叶派的相关人员将不会再被重用,这种鱼死网破的威胁迫使目前的政府军强烈争取保留政权。俄罗斯的介入,使得政府军在谈判桌上有了底气。”

但折中的可能性还有很多,李伟建提出,如果有必要,也有可能巴沙尔·阿萨德个人牺牲换取政权留存,或者随着4月叙利亚议会选举将近,叙利亚人民自己也会为巴沙尔的去留做出选择。

“这个,应该交由叙利亚人民自己决定。”李伟建说道。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付款方式  |  合作伙伴  |  使用协议  |  免责声明  |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会员升级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Google PageRank Checker 程序支持DESTOON 百度搜索重庆资讯网
网站备案 安全联盟 360网站安全检测 Valid CSS!